敦煌体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德甲

漂北京乱世佳人

来源: 作者: 2019-11-09 08:11:03

漂北京乱世佳人

几个月前的某日,老赵熬夜看了老陈推荐的一个剧,愣是没看懂。

次日她问老陈:《北京女子图鉴》里边怎么一个北京女的都没有?后边还有吗?

这问题把老陈也问懵了:北京女的?好像没有。女主是四川人。

老赵:一个北京女的都没有怎么能叫《北京女子图鉴》呢?现在公众号都在批判这个陈可三观不正,这不是冤枉北京女的吗?

老陈:你就直接说这剧应该叫《北漂女子图鉴》呗。

老赵:别,我可没这意思。

老赵是职场上为数不多的北京人,她的思路经常与大伙儿格格不入,但又有一定道理,譬如这个关于《北京女子图鉴》名称的问题,她就批评得一针见血。

老陈则是一个骄傲的北漂。

北漂与北漂也不尽然相同,在老陈眼里,只有自己所代表的一类才是真正的北漂。

老陈所不认同的的那一种,是“自然形成”的北漂,公司里的老谢、老李都属于这类。这些男男女女多是在北京念了大学的高材生,毕业之前学校就会叫他们去实习。北京的就业机会多成一逼,他们毕业时常常一不小心就进了一家名企,一干就是数年。

后头找对象是一道坎儿,如有遇到合适的对象的,就成了家,扎下根来。

这类北漂一步步走来,好像都不是自己选的。高考为什么报北京的学校?因为学习好。毕业后为什么在北京发展?因为企业招聘在北京。为什么要在北京安家?因为对象是在北京认识的。

对于这类人,你问他北京好还是家乡好,他们总觉得各有各的好。留下固然不后悔,若是能够再选一次,说不定还宁可生活在小城。

第二种则是老陈这种真正的北漂。他们在北京没有朋友也没有亲戚,但因为种种因缘,下定了决心要搬到北京生活,绝不回到家乡。只有这类人,才一直在上下扑腾。他们赤裸裸地渴望着成功,却总是事与愿违,朝不保夕。眼看当初差不多的同龄人过上安稳生活,他们是眼红的,可又分明清楚地知道,自己之所以来到北京,就不是要过安稳日子的。所有的改变和刺激都是他们自己选的。

老陈来北京之前,在家乡当一名公务员。明明才25岁,却已经好像是过了半辈子。她算是个文化人的后代,从小到大读的书、看的电影,没有一部告诉她,人生应该是她眼前这样子的。

只有北京的生活才是对的。在高楼大厦的茶水间里俯瞰这座城市,在凌晨的酒吧里喝到断片,一到两年换一个男友,参加千奇百怪的聚会,在出租屋里做爱,假期到郊区晃荡,偶尔有一两次一夜情,感觉还都不错。

说起来这样的生活也很普通,但真正拥有以上一切的人在这个城市其实并不多。很多人抱怨交不到朋友或男友,那是因为他们所追求的或许并不仅仅是朋友或恋人。

在北京最难的就是过得体面。一些在外地绝对称不上奢望的基本人权,比如在两室一厅的新房里结婚,开一辆十几万的小车,一家人偶尔出去吃个饭,看病找找熟人托付,和朋友之间时常走动,这种不叫愿望的愿望,几乎每实现一个都要跨越一个阶层。如果抛弃这种对生活品质的执念,在北京能过得像电影里一样酷吗?好像更难,多半会过得像电影里那样潦倒而假装不在乎。

老陈周末吃烧鹅的时候遇到开着七座轿车载着一家人来吃饭的同事老谢。买单的时候老谢结了将近七百块,他深深叹了口气:要说人均一百三也并不贵,和老婆谈恋爱的时候经常这么吃。可现在多了老丈人,丈母娘,两个小孩,出来一天两顿饭就一千多,下午再买点衣服,还都是优衣库打折的,平均一个人不到一百块,这一天下来两千块就没了。可不出来也不行,岳父岳母平时帮带俩孩子,周末懒得做饭想出来散心还不允许吗?何况孩子周末在家也会闹腾啊。

老陈听老谢说完,打量了他一眼,衣服还是几年前的,头顶都秃了。

但即使这番抱怨,也还是充斥着浓浓的中产味道。

为什么不敢驳斥家人各方的需求呢,为什么不能削减用度呢,说白了还是在外地养成的体面感在作祟。反倒是老北京人早就适应了相对“实在”的生活方式,对蜗居见怪不怪,包个饺子蒸个肉包就能有的快乐,为什么一定要下馆子?他们可谓是最早最智慧的“消费降级”实践者。

在北京寻找体面,无异于缘木求鱼。最好还是改变一下对体面的理解,或者忘把这个词换成北京人爱说的“实在”二字。

老陈想起真正的穷是什么味道。到今年为止这个城市的人均月收入已经超过五位数了,而她曾经却和另一个人用五百块度过了一个冬天。

这位男友是个艺术家,为人极其潇洒,任何烧钱的玩意都毫不犹豫地采买。结果那个冬天两人不幸双双失业,俩人起初还很乐观,想用相机、乐器打打零工,却一单也没接到。俩人在出租屋里不敢出门,号称冬眠,毕竟天冷一出门就容易饿,饿了就要花钱。而只要一有局,俩人就精神百倍地出去,混个吃饱喝饱回来。艺术家混局是很容易的,以往的哥们总有几个红了的,只要随便曝几个名人轶事,卖个关子趁乱离席,不仅这段饭不用花钱,下次大家还惦记着喊他。老陈起初一直不怎么开口,这一点对艺术家造成了拖累。为了改变靠男人吃饭的局面,她也开始贡献谈资。她没有事情可讲,就把过去的私生活、青春年少的往事都一丝一缕都拿出来抖罗。她更聪明,一次讲一点,讲到中途停下来,叫大家给她买酒,喝一杯,说一段。平凡人的生活也不尽然就平凡,只要你愿意把内心世界敞开,每个人都能讲出一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

俩人在最适当的时候离开这个局,出门便互相攀比刚才谁吃得多喝得多,说着说着又饿了,就加快脚步奔赴下一场。

和艺术家谈恋爱最不好的一点是,无法抹去想抹掉的痕迹。艺术家现在出名了,他在一部电影里毫无保留地重现了他们这段不太光彩的经历,连带老陈讲述的内容都拍成了影像,就差直接点出老陈的大名了。老陈想向总局举报这部影片,因为里面拍了同性恋的内容。过了没多久这部片子还真被封杀了,老陈又有点失落。艺术家接受采访时说,这段经历的原型是萧红,老陈看了心想fuck你怎么不说原型是顾城呢。

老陈后来再也没辞过职,一直都保持了兢兢业业的白领身份。越不开心的时候,穿越细的高跟鞋,逼迫自己每走一步都集中注意力。她再也不想沉沦下去。

后来有过一个男朋友,此人坚持在北京用家乡方言生活。他声称自己就是学不会普通话。因为这个劣势他失去了无数次机会。他在老陈的建议下学了一门不需要说话的职业技能——pS,学的还非常好。

结果分手两年后他打来电话骂老陈:每个甲方只要听到我说的不是普通话,直接砍掉三分之二的工钱,我现在比别人总是少赚三分之二,谁说这个职业不需要说话的!

曾经还有一个男朋友,是个快递员,他右耳有些失聪,如果你从右边和他说话,就要大声吼叫。老陈实在受不了跟他吵架还要先分一分左右这件事情,觉得很不痛快,慢慢就分了。

那人的长相帅得是祸国殃民。后来他娶了一个富二代,过上了富裕的生活。老陈知道他即使不娶富二代,也是会当明星,总之他靠着脸就能过上富裕的生活。俩人如今都还在对方微信朋友圈里躺尸,没再联系过。这段恋情给老陈带来的后遗症是,只要看到街上快递哥风驰电掣的身影,总是会多看两眼,并伴有莫名的心悸。

老陈还好过一个给汽车做拉练的,他们有一次自驾,开了八万里路。结果在某个无人区汽车抛锚,他带上了所有的吃想撇下老陈一走了之。

老陈就看着他离去背影,知道自己追不上他,追过去也是徒劳,如果她一定要纠缠,他可以杀了自己。她也没有大喊大叫,骂他她也不屑,她知道天要黑下来了,自己要死在这里了。她一声不吭地看着他的背影,想着如果那个没饭吃的冬天,她的讲述里有这样一个段子,那该多好。

结果救援的人来了。

老陈回到城市里就买了一张机票,用最现代化的方式结束了这次充满人性光辉的自驾之旅。在文明的航站楼她仔细地反省了自己,为什么这些年总是那么容易脱单,原因是只要面前的人有那么一点趣味,她就会心动。她不停地交往这些非主流人士,其实是在报复当初那个未老先衰的自己。

这个给汽车拉练的老男人是她的新手陪练,北三环拥堵的一个小时四十五分钟里他讲了自己横穿整个中国的经历。帅得祸国殃民的快递哥给她派过两次玫瑰,第一次是她的一个男友送的,第二次是快递哥自己送的,她看着留言卡片一下子就心跳了。只会说方言的男人是她朋友的室友,闹哄哄满堂的人群中他的方言格外嘹亮,她一下子就被吸引了。五百块过一个冬天的艺术家是在一个地下派对认识的,那个派对上的朋友都是“同志”,她原本想去寻找一段卡罗尔一般的恋情,却不知为什么多看了他一眼。

眼前的这位老刘是老陈家人给介绍的。

在北京没有人会排斥相亲,成不了恋人可以马上成为朋友,朋友可以与你合作下一单,为你介绍下一份工作,为你介绍下一任伴侣,最不济也可以与你组成一个控诉北京的临时同盟,直到他成功为止。

老刘出现在老陈面前的时候非常体面,体面得就像城市新机场文明的航站楼一样。

老刘看她的眼神就在像看一个文明女性一样礼貌而尊重,他问她关于未来有什么打算,她望望窗外,是个好天,白云飘来飘去,她想想自己在北京六年的狗血经历,那些由于被拍进电影而永恒镌刻的青春往事,怕自己开口就暴露了烟嗓。可是烟嗓也迟早要说话,她便回答他:没什么打算,就这样漂着吧。

老刘该和什么样的女人交往?反正不是老陈。

歌里唱的好,老陈是一匹野马而老刘家里没有草原。

可是老刘笑笑说:好啊,正好我这辈子也没什么希望结束北漂。

时间是2018年,大家都明白什么叫做“结束北漂”,那状态无关你的心境是不是安宁,目标是不是达成。只要你买了房子,那就是成功,就叫做结束北漂,就意味着从牧民变成人民。

“结束北漂”是一句咒语也是一条缰绳。老陈她想当一辈子的北漂,挤在那些地下室的烟熏火燎的派对里,目光在烟火照射下清澈闪烁,穷得只剩下骨气,她想当一辈子的北漂,随时随地交往一个新的男朋友,被带到一万公里以外的无人区然后被杀死,她想当一辈子的北漂,被以嫁给北京人为荣的女上司蔑视,咽下默默的苦笑,她想当一辈子的北漂,难过一次就往身上安一个纹身。

她知道,自己来北京的时候和死人就差一口气儿了,北漂是她唯一的骄傲。

而眼前的这座文明的机场航站楼,却这样诱惑着她主动走向那幸福的监狱。

很多年后老陈问老刘,为什么要娶自己,是不是自己有种格外出尘脱俗的魅力。

老刘说,你想多了,因为我要娶老婆,但我没钱。你爱我,不爱钱,所以我娶你。

幸福的监狱有着一扇铁门,名叫住房贷款,有两扇铁窗,叫做儿子和闺女。

这座监狱里面有大大的充满阳光的厨房,洁净发光的木地板,高度智能的现代化家电,简洁明快的家具,这里的设施在昨天、今天是这样的美丽,到了明天、后天也还是这样的美丽。

老陈和老刘在一起的时候,她被这种阳光所彻底照穿,在阳光里她没有了阴影,也就不必一定要守着什么骄傲,她曾是一匹野马,但她主动离开了草原。

老陈的故事在家乡演绎成了另外一种传说:二本毕业的小陈不甘在小城当一名公务员,只身赴北京闯荡六年,事业小成。与一相貌英俊清华高材生相恋,三媒六聘,买房买车,夫妇二人感情和美,有儿有女。劝君多学小陈,勿忘初心,爱拼才会赢。

(完)

大概率是过年前最后一更了。有点桑感。

祝大家猪年吉祥!

刘土呆,编剧,豆瓣人气写手,拥有逗比的外壳,热情的自我,严肃的灵魂。

已出版小说随笔集《我的灵魂很严肃》。

漂北京乱世佳人

枸橼酸西地那非cas

万艾可和希爱力治疗男性勃起功能障碍的疗效

甲磺酸西地那非

印度神油官方店

相关推荐